【草圣故里】罗峰林:是真名士自风流
[来源:永州新闻网] [编辑:王本峰][校对:周艳] 时间:2017-03-20 14:47:24

\

(罗峰林近照)

  永州新闻网讯(记者 杨永玲 于光林)3月15日,细雨霏霏,记者一行进入零陵古城,寻至古玩街深处,终于找到了罗峰林和他的半闲堂。半闲堂内墨香悠悠,左右墙壁上挂满了先生佳作。大有“满壁纵横千万字”之境界。而大堂中央,先生正端坐煮茶。

  先生号抱山,今年六十余岁,尤擅草书,是永州书法界卓有盛名的书法大家。八十年代加入湖南省书法家协会、中国书法家协会。先后担任湖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、永州书法家协会主席。主要作品收录于《罗峰林专辑》、《罗峰林书法作品集》、《罗峰林草书选》。

  “我认为学习书法需要天分和勤奋,两者缺一不可”

\

(罗峰林提笔创作)

  由于受当老师的舅舅的影响,罗峰林七岁开始描红,学柳体,并且日渐醉心于书法。同学回忆起对罗峰林的印象,都说他“字写得好,基本上是红五分。经常代老师批改大家的作业”。

  罗峰林读初中时,赶上“文化大革命”运动。毛体在当时受到了年轻人的热捧,由于参写大字报的需要,罗峰林也开始转而学习临摹毛体。青年时的罗峰林容貌清秀俊朗,加之能写一手潇洒飘逸的草书,在人群中初尝书法的甜头。

  1975年,23岁的罗峰林被推荐选入湖南一师文艺班学习。随着学识和阅历增加,罗峰林发现毛泽东的草书与怀素的作品颇有渊源,遂转而学习怀素。

  “要想学好书法,我认为需要天分和勤奋,二者缺一不可”。罗峰林说如果没有对书法与生俱来的兴趣,自己便不会走上书法这条路,如果没有自小打下书法的底子,就不可能在书法的漫漫长路上一走便是60年。

  “写大草要有酒助,没有酒分子催发,就不可能这样放肆”

\

(罗峰林书法作品赏析)

  相当一部分艺术是人类于孤独和烈酒中提炼出来的产物,草书亦如是。酒酣胸胆尚开张,便是纵笔耕耘时。故而怀素曾一日几醉,提笔疾书宛若狂风暴雨,罗峰林也爱酒,酒后往往挥毫纵性。“写大草一定要有酒助,没有酒分子催发,就不可能这样放肆。”罗峰林如是说。

  罗峰林喜欢酒后写字,是为了忘却那“颠张醉素”及其一切外因,塑造出自己的风格。经过60春秋笔耕不缀,他对草书的热爱依然没有一丝消减。因为草书是书法中最漂亮的一体,也最有舞蹈感。对于写字人来说,字体的构架、谋篇布局、线条美感和墨色轻重都得要讲究。无匠心之人做不来,不能承受孤独的人,也写不出一手好字。

  “悟性高的人读帖,研究研究就会写,没必要天天临。某些书法家就是喜欢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,忽悠人!”

  罗峰林草书以怀素为宗,下笔遒劲有力,笔锋连绵不绝。生活饮食,也颇有几分致敬怀素的况味。罗峰林自说寻遍天下早餐,最爱的是永州的凉拌米粉。而据说这凉拌米粉,还是怀素他老人家发明的吃法。你看,这世界上有趣的灵魂是多么可贵,千百年后还能与另一个灵魂互相呼应。

  对于时下兴起的“书法热”,罗峰林坦言这是好事,并且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:一日,罗峰林接受记者采访,一位中学老师在茶室内旁听。大家谈及怀素壮年所写大草《千字文》与暮年所著小草《千字文》区别时,该中学老师发问:大草《千字文》就是字写很大个吗?先生为之啼笑皆非。

 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书法、爱上书法,罗峰林呼吁青少年练习书法,一定要打好基本功,勤于临摹,多背诵诗文。还要走出斋室,与真正的名家交流。“现在有些书法家喜欢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,纯粹是忽悠人!”

  小半天交谈下来,罗峰林和记者的茶杯空了又续上好几回,在这个当代人都渴望长生不老,却不知怎么度过一个无聊的周末的时下,在人头攒动,熙熙攘攘的书法名流中,罗峰林不一样,他有自己的风骨和气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