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州发布
新闻网微博
新闻网微信
新闻网手机版
首页 > 新闻 > 永州教育 > 教师文学 > 回忆爷爷
回忆爷爷
0
[来源:永州新闻网]   [作者:梁 利]   [编辑:文柯亲]   时间:2018-09-13 19:56:00

  回忆爷爷

  梁 利

  2018.9.13

  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,望着窗外的秋景,闻着沁脾的丹桂香味,又是一年思绪最茂盛的时节。爷爷的画像不时在我脑海里浮现,或许是触景生情、想念自己的童年;或许是深有感触,想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歌唱几句。

  实话实说,我对爷爷的记忆并不多,关于他的名字我也是最近才得知——启才,一个可亲可敬可爱的名字。关于爷爷的点点滴滴,也从这个名字和我小时候住过的老宅开始。

  听父亲说,爷爷的出身并不好。虽然,爷爷的兄弟较多,由于当时的生存条件差,几个姐妹相继因病或因饥饿而离去。更因为家里的田土稀薄,每年粮食不够吃,就到邻县的大财主家去借高利息的粮食吃,到次年打回粮食,还了高利息粮食,整个粮仓又空空如也,不得已又要去借。

 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,太爷爷逼着本就腼腆的爷爷出去做生意。爷爷不肯,太爷爷就将一担箩筐从堂屋丢到了下厅;再不肯,太爷爷狠心地将箩筐丢到了屋外,并扬言再不肯就要将爷爷和箩筐一并赶出去,永远不许回家。

  被逼无奈的爷爷只得勉强答应。听父亲说,那时还是民国,做生意的人并不多。爷爷和太奶奶挑着箩筐,拿着磨好的面粉去祠堂圩轧粑粑卖——太奶奶负责轧,爷爷则端着一个盆子沿街叫声。那时的生意还真的很好做,一斤面粉可卖到五斤的价钱。很快,因为做生意,爷爷一家彻底改变了欠收的困境,买了田土,家境日渐丰实。后来,爷爷也因为家里有几亩薄田而被划为了中农,买来的田土收归集体所有。

  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是,一个艳阳高照的冬天,爷爷穿着黑色的粗麻衣服,腰里系着一块方形围裙,慈祥地带着我坐在村前的草垛里晒太阳。爷爷已经年纪很大了,右眉有一颗黄豆大的痣,长长的白眉吊着,脚上也全是水泡。温暖的阳光下,童年的我只知道尽情地享受阳光和草堆嬉戏,全没能体会到爷爷的因病痛而变形的脸。

  听父亲说,爷爷是七十一岁去世的,在当时是村里最年长的老者。去世前一两年,父亲三兄弟想给爷爷照相,当时已经坐不稳了,扶上凳子,要有人在后面撑着才完成。只是,这一张珍贵的照片也最终因为几次搬家而遗漏了。父亲说,爷爷去世时,父亲三兄弟每人借了三百多元才办完丧事,当时宁远一位屠夫为了卖肉来,还提前交了一些订金。只是,到出出殡那天,迟迟不见他送肉来。

  从长辈的嘴里,关于爷爷的画像日渐清晰。奶奶六岁就过来给爷爷做童养媳,因为家里房子小,太爷爷不得不把父亲的姑姑早早地嫁了出去,为此,爷爷老是生奶奶的气,怪她来了,把姑姑给挤走了。

  因为人丁不旺,太爷爷太奶奶希望爷爷奶奶多生小孩。无奈,爷爷奶奶生了很多姑姑都夭折了。家里也因为阳气不足而被人看不起。为此,爷爷奶奶也真是狠下了心,到处寻医问药,一定要生男孩添丁。最终,爷爷奶奶生下了父亲三兄弟,才改变了这一局面。听父亲说,奶奶早早过世,但一安葬下去后,父亲三兄弟就又生下了我辈三兄弟,大人们都迷信地说是奶奶显灵。

  因为有了五个孙子,爷爷的小房子已经不能同时容下我们几兄弟去吃饭了,于是,爷爷就放几个年纪小的进去,年纪大点的就叫他们各回自己的家去。爷爷一生勤俭朴实,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,爷爷在自家后山种子一丛吊竹,每年从剥一些笋衣做草鞋卖。受爷爷影响,父亲三兄弟都无师自通,学会了做木工,还挑着木工工具远走广东等地卖手艺。

  而如今,我们手里拿着5G手机,开着小车上下班时,其实我们最不能忘记和丢掉的是,老一辈人的纯朴和勤劳。每当夜深人静时,仰望星空,爷爷那模糊的影子越来越清晰。

相关新闻关键词:回忆爷爷

最新更新

永网论坛

视频新闻

永网专题